当前位置: 主页 > 功率管 >

丰县爆炸嫌犯的“植物神经系统功能障碍”是什

In 功率管
on 01/24
by 佐佐
Views
Tags 体育学刊
作品集

  通稿说,丰县爆炸案系许某某(男,22岁,徐州市泉山区人)自制爆炸装置所为,其当场被炸身亡。现已查明,许某某因植物神经功能失调从某学校休学后,在案发地附近租住打工。在其租住房内发现留有自制爆炸装置材料,并在墙上多处留有“死”、“亡”、“灭”、“绝”等字迹。至此,公安机关宣布案件告破。

  植物神经功能失调估计难倒了不少人,前年南京宝马案时曾流行过一个词“急性短暂性精神障碍”,现在这个植物什么失调到底是什么?它与许某某的作案动机有无关系?

  植物神经系统(Vegetative Nervous System, VNS)是内脏神经纤维中的传出神经,也称自律神经(Autonomic Nervous System, ANS),它控制以下生理功能:心脏搏动、呼吸、消化、血压、新陈代谢、瞳孔反应、性冲动等。它对身体机能的调节,是不受我们的意识控制的。

  2013年,《金陵晚报》报道称,一名26岁的南京女子因患植物神经功能失调,酷暑天依旧棉袄不离身。只要脱掉棉袄,她就冷得直打哆嗦,有时甚至还会呕吐。

  《江南时报》在2014年也报道过,一位小伙因为得了植物神经功能失调,只要一回丈母娘家就咳嗽胃痛。——这个可以理解,毕竟很紧张。

  这种症状一般会在生理上表现为没有食欲、恶心、胸闷气短,长叹气,情绪上则表现为焦虑、烦躁,害怕、敏感多疑,甚至觉得生活没有希望。

  生理功能的失调一般都是暂时性的,不用太担心。但是,植物神经功能失调最大的特点在于,身体组织没有任何病理变化。也就是说,如果你得了植物神经功能失调,拍片子做CT、照胃镜等常规检查是看不出任何异常的。

  植物神经功能失调没有确切的病因。也可以说,它的病因十分复杂。长期的精神紧张,心理压力过大,以及生气和精神受到刺激都有可能引起植物神经功能失调。如果没有得到及时的治疗,可能会导致免疫功能下降,引发其他疾病,陷入恶性循环,严重影响日常生活。

  目前,采用药物、心理、行为疗法及物理疗法等综合手段能够有效改善患者的症状。但因为没有出现相应的病理变化,所以医学上对植物神经功能失调暂时还没有根治的方法。

  植物神经功能失调并不是现代病,清代医学家王清任的《医林改错》中有对患者症状的描述,其中有些就属于典型的植物神经功能失调。他认为,患者的病因在于气机郁滞,疏泄失常,产生了瘀血。他开出的药方是“血府逐瘀汤”的食疗方法。

  山东中医学院的常安斯在1977年发表文章,认为“阴虚和阳虚的临床见证却与植物神经功能紊乱密切相关”。

  查阅相关论文发现,有关植物神经系统功能障碍的论文多发表在中医类杂志上,治疗方法虽然各不相同,但基本上都离不开中药汤剂、气功、太极等。

  宣武医院神经内科的医生在1981年06期《中医杂志》介绍的是一种中药汤剂,命名“宁神酊”;唐山某医院的专家在1984年介绍的是“新加逍遥饮”,治疗妇女的郁症。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中国出现过一股太极、气功热,这两项现在被打得头破血流的功夫也曾被拿来治疗这种症状。

  北京中医药大学体育教学部的八位专家在该校学报上1994年发表的论文,研究了太极拳锻炼对植物神经调节作用。

  山东省滨州市滨州医学院体育教研室的四名专家在1995年的体育学刊上发表的《气功对植物性神经功能及血细胞影响的观察》称,本实验对18名残疾学生用心率变化定量评价其植物神经功能在气功练习前后的改变,同时观察气功对血细胞的影响,结果表明:气功对残疾学生植物神经功能及血细胞的数量有显著意义。

  除了传统的中医疗法,据说瑜伽也可以改善植物性功能失调。不过,正规的所谓靠谱的治疗手段可能还是求助于心理医生。

  [1]王春,胡慧群,冯国和,张邢炜.瑜伽对女性更年期心脏植物神经功能紊乱的影响[J].中国运动医学杂志,2014,10(33):1019-1021.

  [2]赵锐,王作顺. 血府逐瘀汤加减调节植物神经功能紊乱经验举隅[J].环球中医药,2016,12(9):1532-1534.

  [3]夏侯玉敏,许方启,李湘云,王宝娃.气功对植物性神经功能及血细胞影响的观察[J].体育学刊,1995,3:78-79.

  [4]张道亮,张晓星,屈松柏,汤慧明,严春海.心脏病患者心阴虚、心气虚证植物神经功能的研究[J].中国中西医结合杂志,1995,10:586-588.

  [5]何筱仙,肖镇祥.“宁神酊”治疗植物神经功能失调175例[J].中医杂志,1981,6:51.

  [6]常安斯.谈植物神经功能紊乱与阴虚阳虚的关系[J].山东中医学院学报,1977,4:57-59.

  [7]王遇仕,林北生,周艺,韩雅,傅远,黄作福,牛欣,吴秉芹.太极拳锻炼对植物神经调节作用的研究[J].北京中医药大学学报,1994,5:2.